70人登山隊浙西大峽谷遭遇碎石滑落,三人受傷一人失蹤
  好險!迷路大伯獲救時差點被凍成“冰人”
  這場救援持續了12小時,現場烤火才讓凍僵的驢友恢復知覺
  □通訊員 葉劍 盛靜 黃景
  本報記者 朱寅
  昨天凌晨兩點多,當最後一名在山間失蹤的驢友楊某被搜山人員成功護送到杭州臨安昌化派出所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
  前天下午,一支60多人的驢友隊伍在徒步攀登浙西大峽谷柘林瀑時發生意外,其中4人遭遇碎石滑落,三人被擊傷,一人失蹤。
  這場救援,一直持續了近12小時。萬幸的是,所有人都被當地警方、村民組織的搜山隊伍安全救下。
  70人隊伍登山,三人遭落石擊傷一人失聯
  浙西大峽谷山高險峻、地形複雜,是許多驢友青睞的登山地,但近年也常常發生驢友迷路事件。
  12月12日下午2點多,昌北派出所接到一起報警說,有三名驢友徒步攀登浙西大峽谷柘林瀑時,在蕎麥林附近遭遇落石擊傷,無法行走了。
  派出所教導員鄭柏林馬上聯繫了當地村幹部,並和所里的救援人員趕往事發地。
  這三名受傷的驢友是杭州一家登山協會的會員。12日一早,他們跟隨一支70名驢友的隊伍從杭州出發到昌化鎮九龍村白慄裴,從這裡開始攀登浙西大峽谷。不料,途中被沿途滑落的石頭砸傷。
  救援人員趕到蕎麥林後,在其他驢友的帶領下很快找到了這3名驢友,頭部和腳部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他們躺在擔架上下了山,先被送往昌化鎮人民醫院救治。
  原本,救援人員以為這場救援結束了,但沒想到,這僅僅是一場搜山行動的開始。
  沿途偶遇的村民提供了關鍵線索
  在醫院里,民警一邊安撫受傷人員的情緒,一邊照例詢問情況。沒想到其中一名驢友提到:“可能還有一人失蹤,我們都聯繫不上他了。”
  這讓鄭柏林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山區天黑得早,而且氣溫降得特別快,如果這名驢友真的落單了,後果無法想象。
  原來,這支隊伍一共70人,其中有一名60歲的驢友楊某,從登山之始就一直在用相機拍攝沿途風景,很快就和大部隊拉開了距離。其他驢友也試圖與楊某聯繫,但始終處於失聯狀態,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上山。
  這樣的情況確實非常危險。臨安公安昌北、昌化派出所馬上組織了全所警力,和附近幾個村的村幹部出發了。找到晚上8點,救援人員遇上了當地蕎麥塘村的村民王師傅,從他口中得知了一條關鍵線索。
  當天下午4點多時,王師傅在九龍村白慄裴的一條山間基路上遇到過一名大伯,向他打聽柘林瀑景區怎麼走。當時天已經差不多黑了,而且這名大伯全身濕透,估計上山時曾跌落至水塘或溪里。
  王師傅當時曾勸告大伯前方路很難走,天黑了連當地人都不會去,還是原路返回吧。但這位大伯沒聽,問明大致方向後還是向前走了。
  問路大伯應該就是楊某,而且情況很不妙。晚上8點多,20多名救援人員兵分兩路,分頭包抄,沿途尋找失蹤驢友楊某的蹤跡。
  崖壁間找到失蹤驢友,烤火取暖送他下山
  夜間,深山中的氣溫直降到-2℃,嚴寒的天氣,複雜的地形,給黑夜中的搜救帶來了一定難度。救援人員仔細地打量周圍,不斷地大聲呼喚:“有人嗎?有人就回一聲……”
  當天晚上11點30分左右,救援人員走到大峽谷柘林範圍內的一片樹林時,突然聽到了樹林下方傳來呼救聲,聲音微弱,而且夾雜著呼呼的風聲。
  這是一片坡度在70度左右的灌木林,黑夜裡根本無法判斷地形,很難確定楊某的具體位置。
  救援人員往前又走了幾步,發現呼救的聲音又消失了,看來楊某就在剛纔這片樹林的下方。於是,開始往下踏進這片樹林里進行搜尋。
  “找到了找到了,他就在這裡……”忽然,一名搜尋人員發出興奮的叫聲,在一塊3米多高的崖壁下方,有一束電筒光,楊某正躺在崖壁旁的一塊岩石上,全身衣褲幾乎都凍成冰了,臉色發紫,雙腿凍僵已經無法行走。
  救援人員馬上現場生火,讓楊某取暖。過了會,楊某的身子漸漸暖了起來,凍僵的腿腳逐漸恢復知覺。
  昨天凌晨2點多,楊某在救援人員的攙扶下走出樹林。在昌化派出所里焦急等候的家屬們,終於見到了自己的親人。
  警方提醒:驢友參加登山等戶外運動時,要瞭解當地的天氣、地形,除了準備齊全的裝備、掌握專業戶外運動知識外,組織者一定要把安全作為第一要務,把活動的紀律放在首位,千萬不能落單。萬一落單,要及時與隨行驢友取得聯繫,或撥打110報警。
  (原標題:好險!迷路大伯獲救時差點被凍成“冰人”)
創作者介紹

寢具店

xv88xvsqb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